您的位置: 為民網 > 為民訪談 > 正文

王晨光:公共衛生修法應系統化

為民訪談 | 2020-06-16 14:31:23
[來源:新京報] | [編輯:余梓林]

62日習近平主持召開的專家學者座談會上,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、衛生法研究中心主任王晨光就完善公共衛生法律法規體系提出建議。

近日,王晨光接受新京報專訪時介紹,座談會上他主要針對現在暴露出來的問題,建議系統化、體系化修法,同時培養一些了解國際衛生法的專家,并呼吁研究出臺《公共衛生法》。

談公共衛生法

要體系化看待公共衛生,系統性修法

新京報:在專家座談會上提出了什么建議?

王晨光:主要針對現在暴露出來法律上的一些問題,比如規定不銜接,規定不細,執法中法治思維不強等,建議系統化、體系化修法,還建議培養一些了解國際衛生法的專家,國內了解國際衛生規則的人太少了。

比如,中國提出如果新冠疫苗研發成功將作為全球公共產品,提供機制是什么?法律制度是什么?公共產品誰想拿就拿走了,沒那么簡單,這里面問題多了。

新京報:這次疫情發生后,很多學者建議完善我國公共衛生法律體系。我國公共衛生法律體系的主體框架是由哪幾部法律法規構成的?

王晨光:有人說我國公共衛生法律體系是以《傳染病防治法》為核心的公共衛生法體系,我不同意。

公共衛生法體系范圍很廣,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是其中主要部分但并非全部,國家免疫規劃、慢性病職業病防治、農村改水改廁等也都包括在內。不能因為剛剛經歷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,就把公共衛生法制都聚焦在一部特別法之上。

日常公共衛生機構并不是整天都瞄著傳染病。非典到現在17年了,中間也有零星的傳染病暴發,但很快都解決了,像新冠肺炎這種大規模影響全社會的傳染病比較少。

未來不知名的病毒還會出現,我們要高度警惕,要建立完善的法律制度。但疫情沒有暴發時,大量工作要依靠公共環境衛生、個人健康促進和群體健康促進,以及慢性病和職業病防治。如果平常公共衛生做得好,公眾樹立健康生活方式疫苗接種做得很好,突發傳染病的風險就大大降低了。

這次部分政府部門包括立法機關都以為公共衛生法就是《傳染病防治法》,我認為這是錯誤理解,這會忽略很多其他的健康風險。

公共衛生法體系是針對公共健康而言的法律,要體系化看待公共衛生,不要把公共衛生僅僅當成突發事件,撲滅傳染病。修法也不能僅就一部或幾部法律進行頭疼醫頭、腳疼醫腳式的修訂,所以我非常贊成系統化修法。

談非典

非典后修法不系統,沒真正解決問題

新京報:系統化修法應該從何處入手?

王晨光:首先要把什么是公共衛生法體系搞清楚。

第二點,要針對當前主要矛盾,首先解決這次疫情中暴露出的短板和漏洞,把《傳染病防治法》《突發事件應對法》《國境衛生檢疫法》《野生動物保護法》等法律作為首批解決的問題。

系統化修法還意味著把這些法律都要放到一起統一修訂,也就是說這些法律之間不能有不一致、不銜接的地方?,F在這幾部法律有很多地方不銜接,規定不一致。以疫情公布和啟動應急措施為例,《突發事件應對法》規定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有權公布疫情信息,可以采取措施,進入應急狀態,但《傳染病防治法》規定疫情由國務院或省級以上衛生部門公布,預警、緊急措施由上一級人民政府決定。這種不一致就造成實踐中的混亂。

第三點,以此為推動,全面制定公共衛生法的主要法律?!痘踞t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》今年61日剛剛開始施行,這是衛生與健康領域的基礎性和綜合性法律,在這個基礎之上還得搭不同的小屋子,每個屋子就是一個子系統。

公共衛生法體系應制定一部統一的《公共衛生法》,在此基礎上分門別類,再制定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對(主要是傳染病防治)法、健康環境法等有關法律法規。

新京報:2003非典催生了《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》,也促成了《傳染病防治法》修訂,當時主要是為了解決什么問題?

王晨光:當時要解決對于突發傳染病應對不力的問題,還有疫情的上報??梢钥吹?,當時修訂法律的背景和現在說法很多都很相像,為什么法律修完以后沒有真正解決問題?

首先,是沒有系統性梳理清楚整個公共衛生法體系。第二,立法太粗。很多規定當時覺得立得挺清楚了,實際上真正到用的時候發現還是不細。

比如,法律規定有預警,原本預警是應對原因不明傳染病的很好方法,針對不明原因傳染病可能要有一段時間分析研究追蹤。但是法律對預警規定不清,預警是什么,應該由誰來宣布,預警和應急響應是一回事還是分開的,都不清楚。

談疫情防控

重大防控措施,政府要論證法律可行性

新京報:這次疫情防控中,從武漢封城到各地社區防控,采取了一些強制性的行政決策,在應急狀態下,政府做出這類行政決策,應該注意些什么?

王晨光:行政必須依法,法治政府每一個決策都要符合法律的規定,在法律程序上推動,做行政措施和法律措施,這個不矛盾,應該是完全合拍的。

如果有一些政府決策沒有找到法律根據,那就說明政府在做決策時,有一定程序上的疏忽或者漏洞。所以推進法治政府特別是疫情防控中,一直在強調依法科學有序防控。

這個問題應該說中央很重視,很多省級政府也都比較重視,但也不排除個別地方政府和官員確實不太了解法律,做決策時也沒有找法律論證,不排除有這種情況實際上也發生了。

所以我們呼吁政府在采取有關防控措施時,一定要運用法治思維,論證一下法律上的可行性,我們希望各級政府、所有部門都應該考慮到。

新京報:這次疫情防控中,這方面做得如何?

王晨光:整體上看,有關部門做決策都很注意找法律上的根據。比如疫情防控初期,要不要公布確診病人的大致居住區域?政府部門找了法學界人士包括律師論證,才做決定。實際上很多重大決策,政府機關特別是越高層級的政府部門法律意識越強,通過合法的程序做出決策或者決定。

新京報:最近北京疫情形勢對全國疫情防控將產生什么影響?

王晨光:會有影響,給大家包括各級政府都提了個醒,疫情反復,不確定因素很多,常態化防控不可放松;其次提醒我們一定要扎緊防范籬笆,筑牢法律體制機制??傊?,疫情防控要反應快捷有效,機制健全可行,管理精細有序。差異化防控應依法科學有序。

談防疫數據

如何使用防疫收集的數據要有嚴格規定

新京報:這次疫情中為了防疫需要搜集了很多公民個人信息,比如人臉識別、行動軌跡、居住小區等等,對這些疫情大數據如何做到依法使用,疫情之后,這些數據又應該如何處理?

王晨光:這屬于疫情期間為了防控疫情采取的必要手段,有合理性,也是根據傳染病流行病學防控的基本科學規律制定的。比如為了切斷病毒傳染渠道,就必須知道有關人員的行蹤,如果查不出來龍去脈,找不到感染者或者疑似感染者,就沒辦法進行疫情防控。

所以在疫情防控中這樣做,大家都理解,而且也有法律根據,這是沒問題的?,F在這些信息主要是互聯網公司掌握,政府授權他們去收集,同時這些信息也提供給政府特別是疾控中心做調查研究使用,都是正當的。

不過,將來疫情緩解后,這些信息該怎么處理?我認為,要進一步制度上完善,這種信息要使用在什么地方,為什么目的使用?一定要有嚴格的規定。同時,哪些人能夠使用,使用的程序是什么,也都要有很詳細的法律規定。另外,如何防范信息泄露,被盜竊后買賣,也需要考慮。

新京報:對防疫數據的保護,是各地出臺地方性法規,還是國家層面統一規定?

王晨光:首先是地方先做,國家在此基礎上可以進一步再確定。因為現在各地信息收集并不完全一樣,各地信息搜集的程度、使用范圍也不一樣,國家統一規定很難把所有情況都包含進去。

各地根據當地收集信息的情況,比如到底是哪些公司在收集,哪些公司在保存,怎么通過這些信息做流行病學的分析調查,一定要有嚴格的程序。我認為先從省一級做起,這樣比較好一點。

湖南為民網科技有限公司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101200600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:0105123 來信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為民網公眾號
[email protected]

湘公網安備 43010202000944號

好运快三怎么下载